yabo2008

2020年2月29日,墨西哥,2020墨西哥网球公开赛男单决赛,纳达尔2比0击败弗里茨。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之前刚刚捐赠了30万只(N95)口罩,还有4000套防护服,是通过联合国基金会找到的物资,感谢他们。”F1世界冠军费尔南多·阿隆索对界面新闻说。

在2006年以24岁的年纪结束舒马赫和法拉利的“红色王朝”、加冕成为当时F1历史上最年轻的世界冠军后不久,阿隆索就成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大使。

新冠肺炎疫情当前,3月26日,西班牙网球天王拉法·纳达尔和篮球巨星保罗·加索尔联手发起“最有意义的一场胜利”活动,号召西班牙体育界共同努力,筹集1100万欧元善款为深陷疫情的祖国购买医用物资。

活动发起后,西班牙体坛名将全数跟进——除阿隆索外,还有六届MotoGP世界冠军马克·马奎斯、女子网坛大满贯冠军穆古鲁扎,以及曾作为队长率西班牙男足赢得2008年欧洲杯和2010年世界杯冠军的卡西利亚斯。

通过联合国完成大量捐赠后,阿隆索还在中国继续寻找物资捐回祖国。“他们(西班牙医院里)几乎什么都缺,如果我们能找到物资的线日晚,他在活动发起一天后对界面新闻说。

医用和防护物资,是所有西班牙人关心的头等大事。阿隆索也希望,从中国买到的医疗物资,能一路顺利运抵西班牙。

地处伊比利亚半岛的西班牙在欧洲最南端,东北部与法国接壤、西北是大西洋,西面包裹住葡萄牙,东临地中海,南边则是著名的直布罗陀海峡,与非洲相望。

16世纪时一度是世界第一强国,但如今的西班牙已不复昔日荣光。2008年金融危机对西班牙创伤很重,直到2017年,西班牙才终于实现十年来首次经济增长。

此次疫情,欧洲最先倒下的就是南欧的意大利和西班牙。某种程度上,西班牙和意大利的情况非常相似:国家老龄化程度高,疫情爆发前重视程度不够。

在西班牙留学的王巍告诉界面新闻:“1月底开始,中国留学生、或者说亚洲学生都戴着口罩出门,但是地铁上就会被他们(当地人)用嫌弃的眼神看着。我们(3月13日)停课之前,当地学生也都不戴口罩,见面、告别还是要行贴面礼。”

西班牙的第一例确诊是德国籍,是在当地时间1月31日晚间报告的,病例在距离首都马德里2000公里外的戈梅拉岛,该岛隶属西班牙加纳利群岛,是英国人和德国人热衷的度假圣地。由于远离本土,又是外籍人士,加上本土直到近一个月后的2月26日才出现第一例确诊,西班牙人一直没有警觉。

“当时他们完全没意识到严重性,”曾在西班牙生活五年并攻读博士学位的汪天艾对界面新闻说,“华人社群更重视一些,有些就提前不让孩子去上课了,当地学校还觉得很奇怪,怎么‘华二代’没病就请假一两个礼拜不来上课。”

西班牙国内舆论大都认定,2月19日瓦伦西亚远征米兰、挑战意大利亚特兰大的欧冠足球赛事,以及3月8日在马德里进行的妇女节大游行,是导致疫情在西班牙大爆发的两大关键事件。

事实上,在全球移动通信系统协会2月12日宣布取消原定2月24-28日进行的巴塞罗那世界移动通信大会后,依然有多项活动和赛事在西班牙如期进行。

2月19-21日和2月26-28日,F1的两轮季前测试在巴塞罗那进行,这意味着来自意大利、英国、瑞士、德国等国的车队工作人员们有近千人两次往返这座城市。

西班牙足球甲级联赛直到3月12日才宣告停赛,2月18日-3月11日近一个月时间里的欧冠更是疫情传播“重灾区”:包括上述2月19日这场“要命”的比赛在内,四支西甲球队总共踢了6场比赛,其中,瓦伦西亚和巴塞罗那都去过意大利。

据西班牙《马卡报》报道,世界卫生组织意大利代表沃尔特·里查迪曾表示,瓦伦西亚和亚特兰大在米兰圣西罗球场举行的欧冠淘汰赛是“病毒传播的加速剂”。

意甲球队亚特兰大的主场在意大利疫情最严重的伦巴第大区贝加莫市。这场欧冠比赛在著名的米兰圣西罗球场进行,而米兰是伦巴第大区首府。现场统计总计有44236名球迷到场,其中包括3000名从西班牙去到意大利的瓦伦西亚球迷。

《马卡报》3月28日消息称,瓦伦西亚俱乐部至今共有25人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包括10名球员和15名员工。

而3月8日在马德里进行的妇女节大游行则掺杂着西班牙国内政治角力。当时反对党大肆宣扬,如果执政党取消该活动,就意味着执政党是反对女权主义。

数千人参与的这一活动如期举行。而第一排站着的多位西班牙权力女性先后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包括西班牙首相佩德罗·桑切斯的妻子贝戈尼娅·戈麦斯、西班牙平等事务大臣伊雷妮·蒙特罗和地方政策与公职大臣卡洛琳娜·达里亚斯·圣塞巴斯蒂安。

最终,人口4670万的西班牙疫情全面爆发。截至当地时间3月29日上午,西班牙卫生部确认,过去24小时该国新增6549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确诊78797例,其中死亡6528例。该国确诊数量目前全球第四,除中国之外,仅次于3.3亿人口的美国和“欧洲震中”意大利。

更要命的是,西班牙已有近万名医护人员确诊感染,首都马德里集中了全国一大半的确诊病例,几乎每家医院都急缺物资,快撑不住了。

“检测试剂盒严重不足,所以有一段轻症根本就不检测了。”汪天艾说。“最早是马德里和巴斯克情况最严重,现在巴塞罗那所在的加泰罗尼亚大区,仅次于马德里——这是西班牙最大的两个城市。”

3月13日,西班牙各大学停课后,已经度过近两周居家生活的王巍,只为生活补给出了一次门,但她在自己的社区依然能看到频繁出门的中老年人。

“路上、社区里还是有人出来的,也还有不戴口罩的人。”王巍告诉界面新闻。“这里的老人特别爱出门,遛弯、聊天、开派对,老人比年轻人更待不住。”

相比之下,西班牙体坛明星都主动居家隔离,展示了异于大部分国民的重视态度。

现年33岁、现役唯一的“金满贯”得主纳达尔,3月初前往美国备战,在两项赛事先后取消后,他在3月中旬回到了家乡马洛卡,开始了自我隔离。

回国时他在社交媒体上倡议大家居家:“大家好,我很好,听从命令和建议在家里锻炼身体。我希望你们都很好,都回家了。”

隔离期间,纳达尔还以从未尝试过的大胡子造型示人,眼见下巴上的毛发量已经要超过头顶。

赛车场上,被业界视为阿隆索接班人的迈凯伦车队F1车手小卡洛斯·塞恩斯,也在3月中旬回到西班牙开始隔离。这位25岁的现役唯一西班牙F1车手从澳大利亚归来,他原本是要参加在墨尔本举行的2020赛季F1揭幕战。

塞恩斯所在的迈凯伦车队在3月12日宣布退出揭幕战,理由是该队一位车队成员新冠检测呈阳性。迈凯伦的退出成了让F1全面停赛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

事实上,F1赛事也相当惊险。当时已经“封国”的意大利,给同为从意大利东北部出发的法拉利团队百余人、倍耐力团队数十人和阿尔法·图里车队的成员数十人,专门发放了特批出国的文件。

也许是这些人们耳熟能详的体坛骄子以身作则的“教化”起了作用,​也许纯粹是疫情吓住了曾经热衷夜生活的西班牙人——总之,他们最终接受了“家里蹲”。

放在平常,西班牙人大都生活闲适:10点上班,下午1点午饭,傍晚6点下班,通常晚上8点才是晚餐时间,晚上10点还要去酒吧喝两杯。马德里、巴塞罗那的大街上,似乎无时无刻不是满满当当的人。

3月15日前后,西班牙宣布一切“关停”。王巍告诉界面新闻,“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超市全搬空了”。大约一周后,西班牙几大城市的超市基本补上了货。超市门口排队也开始注意距离,出一个、进一个。

纳达尔的家乡马洛卡是座地中海上的小岛,原是欧洲人最热衷的度假胜地之一,但现在岛上只剩孤独的美景,海水的声音从未如此响亮、清晰。阿隆索的家乡奥维耶多本是个清冷的西班牙北部小城,如今更是一天到晚路上见不着人。

开始居家之后,这些在赛场上一呼百应的体育明星也没闲着。他们在社交媒体上不断呼吁,并开始着手募集款项、在国外寻找国内急需的物资。阿隆索还连续开启直播,连线自己在世界各地的朋友,了解情况。

西班牙体育界在全球范围内知名度很高,像纳达尔、阿隆索这样的人自2005年前后几乎年年来中国参赛,因此中国体育迷也都关心西班牙——更何况,那里除了多年来一直让中国球迷“如数家珍”的西甲各大豪门,还有“全村的希望”武磊。

3月27日晚,中国驻西班牙大使馆临时代办姚飞在接受央视新闻《1+1》栏目采访时透露:“中国政府捐赠给西班牙的第一批物资已抵达,这两天应该已经用上,与此同时,西班牙政府最近两天也在中国采购了大量医用物资。”

在和国内、以及在西班牙的朋友们确认之后,汪天艾告诉界面新闻:“现在个人邮寄给西班牙的包裹都还没清关,民间捐赠的物资都是通过西班牙驻华领事馆,走的外交通道,这个通道物资现在运输时间是正常的,大概一周之内可以到西班牙。”

据了解,西班牙驻华使领馆设置了北京、上海、广州和香港四个接收点,这些物资基本都是等西班牙方面派飞机或是由Inditex(Zara母公司)的货机从上海接走。

3月28日晚,据西班牙国家电视台报道,西班牙政府派出军机飞往上海运输相关的医用物资。

阿隆索在看到新闻之后连称“真是好消息!”不过在同记者谈起对于西班牙、乃至全球的疫情时,这位两届F1世界冠军目前还难言乐观。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e10egency.com/,格拉纳达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